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卫浴镜 >
网友“我与新能源”认为
发布日期 : 2019-03-01 浏览次数 : 编辑:admin

  “进货、做横幅、贴告示这些费用一共花了5000多元。店内丢失钱物总价值大概400元,上个月加上这个月要交的房租一共600元,而目前收入不足200元。”截至7月16日,石家庄“无人商店”刚好开业一个半月。店主张沙沙将入不敷出的账目透露给中国青年报记者:整个算下来,一共亏了近千元。

  虽然现状不太乐观,但张沙沙还是很认真地对记者表示:“我这可以叫 商业性公益 ,我肯定还会开下去!”

  今年6月1日,26岁的张沙沙拿出两个多月的工资,仿照在电视新闻上看到的“无人商店”,在石家庄市桥西区也“复制”了一家。

  记者注意到,近期各地创办“无人商店”的新闻不断见诸报端:湖南长沙一位家庭主妇在居民小区内开设了一家名叫“韩日家居”的无人商店;云南昆明一家名为“诚信驿站”的无人商店开办在影院旁边……据相关报道,“无人商店”的业绩却并不理想——“诚信驿站”开业两个月亏损近千元,更有舆论为此质疑社会的道德水准、诚信水平。

  这家开在石家庄老城区北横街上的无人商店,自开业之初也吸引了当地媒体的目光,在互联网上的争论之声同样不休。

  在支持的网友看来,“无人商店”不仅承载着张沙沙的创业梦想,还是体现顾客“道德水准的标尺”、“反映城市诚信的镜子”……

  而另一些网友和专家,却并不看好张沙沙的这次尝试。在他们看来,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有“炒作”之嫌,其结果只能是“一地鸡毛”。

  一间约10平方米未装修的旧平房、摆放着日用品和小食品的四层货架,外加一个放钱找零的纸盒——这几乎就是“无人商店”的全部家当。

  7月14日记者看到,一根白色电线从门口沿着墙角爬到屋顶——室内唯一的电器就是悬挂在硬纸糊成的天花板上的灯。房子没有窗户,店内十分昏暗,记者要凑近才能看清商品价签上手写的价格。

  “老板不在家,东西随便拿,记得付钱呦!”——“无人商店”最大“卖点”被店主人做成了横幅,大大方方挂在店门口上。张沙沙对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说:除了店主早晚开关门、补货,其他时间无人看管,也无任何监控设备——取货、付钱、找零全凭顾客自觉。

  不过,与电视新闻中开在小区和高校内的无人商店不同,张沙沙把无人商店开在人群流动性较大的石家庄老火车站附近的北横街上。记者采访时,石家庄刚下过雨,北横街积水的路面坑坑洼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霉味。“这个地方说不定啥时候就没了,老城区,要拆。”张沙沙望着周围破旧的房子告诉记者。

  他的朋友曾建议把无人商店开到人群比较固定的高校或者高档小区附近,北横街人多且杂,对无人商店这种模式的经营极为不利。而张沙沙却认为,这里乱一些,反馈出的问题就会更多,若无人商店能取得成功,再到其他地方开店更为容易。

  他口中的“成功”即无人商店的理想状态:不丢东西,收入稳步增长,大家都能喜欢这种模式。显然,目前离他所期望的“成功”还远。

  当然,经济压力也促使张沙沙不得不选择条件较差的北横街,“这儿地方偏,房租便宜,别的地方一个月一两千,那我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上到初二就辍学的他,目前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做服务生,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两千多元。

  开业第一天即印证了朋友的担心。当日丢了一副耳机和零钱,直到第二天才开张。而且还出现意外——一个醉酒的流浪汉赖在店里,张沙沙几番劝离未果,最后只好打电话报警求助。

  对于接踵而来的失窃,张沙沙倒显得颇为淡定,“丢失钱和货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流浪汉那是极个别情况,碰巧我赶上了。”

  即便是已经开店一个半月后的今天,张沙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旧一再表示:“我相信能改变一部分人,提高社会的诚信水平。这也是我开无人商店的初衷。”

  40来岁的郭女士是紧邻“无人商店”的“宏源小吃”的女老板,她对邻居的做法并不理解。“80后,和我们的想法不一样。”她对记者强调,她不认为“无人商店”能改变什么。

  与开业45天、营收不到200元的冷清局面相比,在互联网上,无人商店模式引发了众多网友热议。

  “石家庄无人商店卖的是信任!”网友“获鹿县令”专门发帖力挺张沙沙。网友“迎凯资讯”认为,张沙沙的无人商店“门脸虽简陋,却见证了诚信的正能量”。

  网友“我与新能源”认为,“无人商店”实际上是一场事关城市文明的诚信考试、良心测试。

  对“我与新能源”的观点,网友“纽曼罗奇”反对说:“这是一种炒作营销的手段而已,和诚信没什么关系”。网友“令狐习习”也认为,无人商店不牵扯诚信问题,只是单纯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也就适合普通的、非常便宜的日常用品。”他表示:“就算众人素质再高,也会有小偷光顾!”“这种模式在商业上没有普遍推广的意义”。

  记者还注意到,更有网友对由于商店无人监管可能带来的食品安全隐患表达了担心。网友“电工1990”就指出:“我在新闻照片上看到店内有出售食品和矿泉水,没人监管,安全卫生怎么保障?”

  石家庄市桥西工商行政管理局自强分局局长郭保军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证实,张沙沙的无人商店还没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他们在现场检查中还发现,这家“无人商店”在没有取得工商部门《食品流通许可证》的情况下,存在销售食品的行为。

  记者了解到,目前自强分局已督促张沙沙尽快办理营业执照,以及在卫生达标的前提下办理《食品流动许可证》。

  郭保军表示,该店目前销售规模不大,工商部门已要求店主必须保存完整的进货票据凭证,以保证店内食品来源安全可靠。同时,针对无人商店主要存在的食品摆放、卫生条件不合格的问题,工商部门已责令其尽快整改,如果仍未达标,其销售的食品将强制下架。

  河北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林顺利,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前,曾研究了张沙沙的“无人商店”模式。

  他认为,从运营商来看,“无人商店”需要的是普遍的诚信和较高的道德水平作为前提,也就是顾客在无店主和外界监督情况下,遵守买卖的规则完成交易。实际上,抛开人性本身的因素,这一前提在当今人口流动加速的“陌生人”社会中,是基本上没办法实现的。所谓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美好时代,只有在“小国寡民”的“熟人社会”才可能实现。现代社会更多是依靠以法律为主的“契约”来约束人们的行为,道德已经成为辅助手段。

  林顺利说,“无人超市”在美国正在推广。但与张沙沙的“无人商店”最大的区别在于,美国的“无人超市”是建立在防弹玻璃护罩、多角度摄像头和对违法行为的严厉制裁基础上的,也不是主要依靠诚信和道德。

  在林顺利看来:“如果作为一种社会实验,张沙沙的 无人商店 ,我们可以理解成是对 正能量 的一种呼唤;如果作为经营的目的,那么,确实有炒作的嫌疑。”

  对于店主张沙沙和部分网友将无人商店看作“折射人们诚信的一面镜子,能提高人们的诚信和道德水平”,林顺利表示:“这是我们对诚信和高道德水平的一种美好期望,实际上它担当不了。”

  他解释说,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如果有人偷拿商品,固然能够说明这部分人缺乏诚信和道德约束,但如果我们出于顾忌商品的质量而不去光顾,这就根本不再是一个道德问题。